首页 首页 比特币 查看内容

mineradmin 2018-5-19 11:09 8995 0

何一憋不住了

加拿大国籍的赵长鹏是个直肠子,有啥说啥,这段日子,更是屡上币圈头条。

撕逼坐拥互联网半壁江山的红杉、买岛建国,戴着金丝眼镜的他经常穿着正式,游走在马耳他、百慕大等小国家。

赵长鹏开心了,但何一憋不住了。

5月18日,下午三点,币安举行了首次媒体线上直播交流会,对上币、监管合规、红杉纠纷、黑客做空币安等一系列问题做了一次洗屁股式解答。

上币标准与破发问题?

何一:币安是上币最严格的币币交易平台:据统计(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25%和77.94%,而币安破发率仅为11.76%,4月到5月我们上币更是屈指可数,因为你研究越多,对项目要求就会越高,我们不敢保证上线的每一个币种都能让用户赚钱,但我们会用目前的上币模型去验证项目,确保上币的公平性。 

关于上币的部分,我也多聊两句,经常有老朋友会要求我推荐商务、上币团队的人给他,通常我不回复,以至于觉得“给脸不要脸”“币安骄傲了”,所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我们的恶意揣测;对我们来讲,这是风控的一部分,如果因为原则被抨击,我们愿意接受。 

上币的审核标准,不能因为认识币安的人,是币圈老人,有大机构投资就拿到通行证,项目本身是唯一的评估标准,所以我们上币唯一的通道是网页提交项目材料,审核团队在线调取信息,不同小组进行不同维度的评估和调研,只有通过第一次审核,才会有同事进行深入评估,大部分项目都过不了这一关,通过初审的项目也经常被搁置,比如我们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其他潜在风险。 

经过二审后有人会和项目方联系。目前排队的有5000多个币种,但是4月份以来币安只上了10个左右。币安会将项目按质量分级,最顶级的不收上币费,低等级、存疑的项目则需要交高额的保证金。币安也不会轻易下任何一个币,因为任何一个币都会影响十万以上的用户。关于审核模型的问题,币安有5个维度,但模型不会公布,因为公布之后就会引发项目方针对性造假。 

币安会不会跑路?

何一:从币安上线到现在,一直被传“被跑路”,我和CZ(赵长鹏)在资本市场都是抢手的热饽饽,没有必要跑路,我们的志愿是把平台做成未来的比特币,搭建大的生态,当然这需要时间。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关系就像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关系,区块链是支撑,数字货币进行流转。 

币价上涨的依据是? 

何一:只有数字货币行业的人越来越多,持币的人越来越多,相信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币价才会变高。但币安从来不对币价做判断,包括币安也不会引导用户买什么币。我相信这个行业,相信比特币,不然也不会进入这个行业。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市值为什么那么高?

何一:比特币和以太坊之所以火了并成为市值最高的币,是因为它们真正为用户解决了问题。不希望项目为了主链而主链,那样会成为笑话。 

如何处理各国的监管和和合规问题  ? 

何一:币安是目前币币交易平台里,在合规和监管上做得最好的公司,也是最安全的平台,首先,我们在全球多个国家积极推进区块链及数字货币行业的合法化,这部分早在去年已经开始布局,但我们更习惯做完再说,我们非常荣幸作为马耳他、百慕大、乌干达等国家在区块链及数字货币领域的顾问,帮助他们完善在这个新领域的监管制度,目前百慕大的数字货币法案在议会已经通过,我们在严格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来获取合法经营的许可,我们和多国政府监管部门都保持着畅通的沟通,币安在部分政策收紧的地区遇到的问题,其他平台也同样遇到,如果你是日本,美国用户,国内的交易所是注明“不为美国、日本用户提供服务”的,我们在国内被塑造出来的“逃亡”形象,大概因为我们对中国政府的尊重,所以在国内缺乏沟通所致。

币安如何保证安全和合规? 

何一:对用户最大的安全,就是尽可能规避系统性风险,确保平台的安全;我们尽可能不涉足涉嫌非法的业务,法币充值和期货、杠杆一直有用户在呼吁,但考虑到可能涉及洗钱和非法证券的风险,所以没有开这部分业务,最大程度规避系统性的风险; 

其次币安的风控系统非常严格,以上次闹得沸沸扬扬的3月黑客事件,最终黑客未能成功提走拉高VIA输送的利益,黑客反而被我们截下来一笔VIA,正是因为我们的风控系统警示;由于我们和媒体缺乏沟通,市场上一些“黑客做空”、“币安做空”的段子被当成新闻在传播,黑客要做空何必再打币到平台拉VIA?币安也没有做空的动机,很多事,经不起逻辑推敲。 

币安的安全还来自严格的内部管控,比如,我们从来不会引导用户去购买某一个币种,不推荐币种,不喊单;包括不参与热门币种的节点竞选,我们参与节点竞选肯定是赢家,但当你参与项目方利益非配的时候,对用户就会有失公允。比如,我们的员工可以持币,但不能炒币,入职会需要报自己的数字资产投资情况,信息对内对外都做了严格的内部分级,以前api用户可以通过不断刷新来测试出我们技术上已经完成对接的币种,但因为帮用户找回币也需要完成对接,所以他们的测试命中率不高,现在已经最近设置了新的信息分级,没上线的币种无法检测到,我们不仅需要原来金融系统的内控,还有很多这个行业特有风控特点。 

纳斯达克入场会不会冲击币安?

何一:其实不然,越多主流机构、越多实力雄厚的基金进入数字货币市场,行业才能持续蓬勃发展。而且交易平台只是采用纳斯达克的技术。主流机构进入行业才能肃清行业,帮助行业更加做好风控和监管,而不是完全没有规则,没有规则的市场才需要坚持原则,这样别人才能follow你。

币安会不会参与节点竞选? 

币安不会参与任何节点竞选,因为这相当于变成了某一个代币的代理商。做交易平台需要给用户提供一个公平公正、不带利益倾向的通道。虽然这个钱很好赚,但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币安会展开发币交易业务吗? 

法币交易币安会做,但前提条件一定是合法合规,符合对应国家的监管政策。目前这个业务币安已经在进行当中,和部分国家合规机构开展法币交易。 

币安是否会做期货合约? 

何一:币安对金融产品持有非常谨慎的态度,期货、杠杆等只是提供了一个做空机制,而我和赵长鹏都是非常坚定的持币者,只有币没有钱。所以在提供做空机制这件事上,我们其实不太希望这个行业做空的机制太容易。当然另外一个维度是因为法律风险。 

币安链进展如何?何时上链? 

何一:币安链现在有几个团队在做开发,但这是竞争机制,最终哪个团队胜出,在今年年中会进行PK,这个团队会重新进行优化组合一个新链,目前币安计划今年上链。 

3月份黑客事件是币安在做空吗?

何一:黑客事件我们很快就处理了。但可能是因为当时市场氛围不好吧,有些人说这是币安在做空。我觉得这个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首先,作为一个平台,我们是一心求稳,稳定压倒一切,我们不会自毁长城。其次,做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做空带来的利益,能够弥补我们持有币的损失吗?能够弥补BNB的损失吗?从犯罪来说,我们没有根本没有理由做空,我们没有犯罪动机。 

币安真在“买岛建国”? 

何一:这追溯到2013年,的确有一群无政府主义者想买岛,但最后发现是一个骗局。建国哪那么容易,得有居民、外交、军队。不知道很荒诞的一个笑话怎么给按到币安头上。但的确一些小国家有着健全的经济体制和完善法制,他们也想在金融科技上有所突破,币安愿意帮助他们在金融科技上快速发展。 

和红杉的分歧是怎么回事? 

何一:币安当时比较弱小,的确需要大的投资基金帮助,但后来发现红杉对币安未来的发展帮助比较有限。中国传统文化喜欢给对方面子,不像币安这样怼来怼去。公司能否发展好,不是看和谁的关系好,还是得看是否为用户考虑,是否真正对行业做出贡献,做正确的事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币安何时回国? 

何一:币安是一个真正的联合国,员工来自30多个国家,而且是全球分布式办公。有人说这是币安在逃避监管,但其实是在降低系统性风险。总有一些国家在支持数字货币交易行业,币安希望在这些国家拿到牌照。任何欢迎数字货币落地的国家,币安愿意尝试。希望中国相关部门能给数字货币行业一个规范、清晰的道路。希望币安能够在帮助有关部门监管这个行业的发展上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 

币安为何去发展的都是发展中国家? 

何一:百慕大是英联邦国家,人均GDP超过7w美元,它虽然小,但经济发展水平类似新加坡。的确,这些国家很多都是小国、岛国,一般都资源比较贫乏,但他们希望在金融、科技方面弯道超车。而且是这些国家主动邀请币安过去发展,币安能够和这些国家的相关部门进行比较完整的沟通。 

币安交易所及BNB的情况 

何一:币安交易手续费是千分之一,用BNB付为万分之五,远低于同行千分之一点五甚至是千分之三的标准。币安是第一个开始为用户打错币花大量人力物力、帮助用户找回币的平台,在过去如果打错币,平台会说这是你自己的问题。 

币安是九四ICO清退期间唯一补贴差价退币的平台,BNB是九四ICO期间唯一以高于发行价3倍清退的币种。 

我们和媒体沟通不多,但我们在社交网络都比较活跃,更多的关注用户需求,大概是唯一做到细分领域第一,CEO还在一线的公司。 

币安是为数不多,在真正推进区块链行业和数字货币行业发展的公司,目前我们是整个区块链领域唯一有总统和总理公开支持的公司,包含马耳他总理、乌干达总统、百慕大总理都在社交网络给予了高度评价。 

币安的BNB让用户赚了近百倍,最高的时候200倍,BTC最高为19798美元,今日比特币为7998美元,跌幅超过60%。BNB距最高点跌幅为25.18美元,到今日12.38美元,跌幅近50%。换句话说BNB比比特币扛风险系数高,所以大量的第三方开始支持BNB,无论募资还是其他。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

原文链接:https://www.pintu360.com/a53135.htm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趣挖网 ( 蜀ICP备16006503号-2  

© 2013-2016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3